专业正规安全的配资公司炒股平台门户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期货配资

导航

「老子股经:破译老子道德经中的炒股绝招」国

未知
admin

国内研究《道德经》哪部著作比较好?

我们老师推荐《老子股经:破译老子《道德经》中的炒股绝招》,他说这本书比较实际,这才是真正的领悟,说空话没用

什么是老子股经?

本书巧妙地将炒股理论与中国古典论著《道德经》的内容结合起来,阐释了炒股无定论、入庄的谋略、跟庄策略、买卖良机等股市投资最根本的规律,使读者感受到最深奥的东方智慧带来的最实用的投资技巧。

老子股经 怎么样

期待答案!

学用老子《道德经》,家庭理财中如何来领悟投资

由老子到孙子 《老子》一书,原著不过五千言,可以说,几乎是一字就涵盖一个观念的好文章,一句就涵盖有三玄三要的妙义。 《老子他说》 南怀瑾 我觉得家庭理财,学史记货殖列传理论,读100遍背100遍

道德经中老子对道的比喻都有哪些

道,有诸多错误理解. ——很多人把道理解成是规律,这是误解道.规律是可以言说的,可以表述的.所以,规律不是老子所说的道.一切规律都是道发挥作用的表象,如天道,地道,人道,阴阳之道等等.把规律理解成道,必须先推翻老子说的“道恒无名”才可.这是不可能的. ——有人把道理解成“无”,如空、一、朴,等等,这也是误解老子的道. 在老子体系中,一,无和有,都同出于道,由道而生.以为无就是道,以为空就是道,以为一就是道,这样的理解,把老子修行层次给抹杀了. ——很多人从哲学意义上,为道做定义,这是不明智的,是不懂老子的.能定义的话,老子自己早便会说得明明白白,不会留下诺大疑问让后人乱猜他一葆再葆的道.这样对道的哲学定义乃至解释,实际会妨碍人们对道的感悟,反使人们陷入思维议论道的泥潭.比如说,“道是体,德是用”,这样说并没错.可没悟道的读者,会从日常哲学或生活含义上,把道错误理解成“本质”,“本体”,“本源”,这就大错特错了.再如,“一阴一阳之谓道”,这样说也没有错,但没有悟道的读者,很容易把道的这些作用当成道去理解,这就是离道了.所以,老子对“道”不敢多说一字,因为他已经悟道,怕多说一字,人们从字意上误解道. 道,只有悟,才知道;梦,只有醒,才知梦.道中演说什么,都还在道中;梦中任何理论,都不能出梦. 所以说,道,需要“证悟”.

老子道德经主要内容老子道德经具有什么特点

《老子》又称《道德经》,它成书于我国春秋末期,作者是老聃。这是一部充满智慧的著作。《老子》一书言简意赅,博大精深。内容极为丰富。在书中,老子以其独有的视角,探究了宇宙的形成、万物的本源、国家的治理等一系列重大的哲学和政治问题。并且提出了“道”、“自然”、“无为”等等著名的哲学概念,成为中国哲学的基石之作。《老子》中包含了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它开辟究天道言人事,注重天人关系的研究道路,一直为后世学者所尊崇。《老子》一书,字数虽只有五千余言,但内容之丰富,恐怕没有几本书能与之相比。所以任何对它的概括和说明,都只能是挂一漏万。也正是如此,所以才对它百读不厌。

老子道德经相关的故事

与老子相关的故事 按《史记》载: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伯阳,谥曰聃,周守藏室之史也。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蓬累,箬笠也,首戴之而行,言无车盖也。)。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者,若是而已。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网。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见老子,其犹龙耶。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遂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所终。老子生周定王三年,母孕八十年而生,生而皓首,故称老子。 老子生于公元前 570年左右,约比孔子大二十岁,是他的老师。老聃是王族,《左传·定公四年》说:“武王之母弟八人,周公为大宰,康叔为司寇,聃季为司空,五叔无官。”家族世袭周朝司空之职。《史记·管蔡世家》说:“武王既崩,成王少,周公旦专王室,封季载于冉。”冉即聃,因此季载又君称聃季——聃国的君主,老聃就是这一事实的继承人,因此又官称老君。聃季是成王的叔氏族,因此也是昭公十二年甘悼公要去除的成王叔氏聃季族人的老阳子。老是对文王老儿子聃季族的族称,老子本名老阳子,字来,学称阳子,爵称伯阳,师称老子(子学家),官称老聃或老君,随王子朝携典籍奔楚国曲仁里时字称老莱子。因封地在南之沛泽——聃国彭地(开封一带),后人又称他地主名老彭和彭祖。“李耳”是汉武帝反黄老之道时,对“聃季”两字各去一半的贬义反称,无先汉依据。老子曾任周景王司空,“单氏取周”后离周去秦问祖归宗,死于秦国。 老子骑青牛 我们现在所见到的《道德经》,在战国时韩非子称为《周书》,在秦时《吕氏春秋·注》称为《上至经》,在汉时则直呼《老子》,《史记》始称“老子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汉景帝以黄子、老子义礼改子为经,杨雄《汉志·蜀王本纪》说“老子为关尹喜著《道德经》”,《边让老子铭》说“见迫,遗言道德之经。”可见,对老子文最早的称谓,是韩非子的《周书》。周时,晋国师旷称此举为“修《义经》”,周太子晋说是“立义治律”。最近,安徽涡阳县郑店村考古发掘出老子在楚国时居地,有关尹墓和圣母墓及圣人老子石像,有春秋时陶制井壁及“敕撰”“混元降诞”等残片。 依据这些线索,我们很容易找到《周书》——老子文与两千五百二十年前周景王“铸无射”钟的关系:因为当时各诸侯国抄写铸在圆钟上的《周书》顺序和六书文字不同,造成流传到现在的汉墓帛书《德经》先于《道经》而其它传本《道经》先于《德经》,以及文字等差异的根本原因。其它理由无解。 老子的社会哲理博大精深,主张辨而不辩、知无创有、公乃王,目的是完善社会精神和机遇建设,他是古今少有的社会辨证逻辑大师。 六、老子故事 1、老子降生 公元前577年夏六月,宋国国君共公去世,右师华元执掌国政。以左师鱼石为首的桓氏宗族久有谋政之心,无奈共公在位,不得其手。今见共公去世,欲乘机起事。由于谋事不密,走漏风声,被以华元为首的戴氏宗族逐出宋国。此后,即任向戎为左师、老佐为司马、乐裔为司寇;立新君,这就是宋平公。 鱼石率桓氏宗族一行二百余人逃往楚国,客居楚国三年。公元前573年夏六月,楚国起兵伐宋,攻克宋国的彭城(今江苏徐州),封鱼石、鱼府守城,并留下三百乘战车协助镇守。 宋平王为此召朝臣议事,问道:“敌强我弱,楚兵侵占彭城,是我心腹!如坐视不理,后患无穷!谁愿为我拔此要塞?”话音刚落,班中走出一人道:“愚臣愿往!”平王一看,只见此人身高丈二,浓眉大眼,阔腮宽肩,威武雄健,原来是司马老佐。华元表示忧虑,对平王说:“鱼石狡诈,鱼府凶残,彭城盘踞着楚国战车三百、守卒三千,力量很强。司马虽艺高胆大、刚健勇猛,恐难必胜。”老佐据理说道:“鱼石,蛀书之虫也;鱼府,缚鸡之犬也。有何惧哉!老佐愿携家小以围彭城,城不克臣不归!”平王允诺。遣老佐为上将军,率二万人马去收复彭城。 话说宋国围住彭城,日夜攻打。老佐英勇威武,身先士卒,使得宋军士气大振,不到半月,彭城守军便危在旦夕。一日,鱼石、鱼府在城上督战,见宋军人多如蚁,个个奋勇,架梯登城,人人争先;又见一员大将银盔银甲、金戈白马,驰骋于疆场之上,调兵遣将。一楚将问道:“这位宋将是谁?”鱼石答道:“是新任司马、围兵主将老佐。”楚将纷纷议论说:“攻城主将,不在军后观敌了阵,却突于军前左驰右骋,怎能不鼓舞士气!如此看来,彭城太危险了!”但鱼石是个有心计的人,他又对部下说:“事将成而败,事将败而成,历史上有不少例子,怎知我军必败?老佐英勇雄武,身先士卒,这是他成功之本;刚愎自用,目中无人,这又是他失败之根。又怎知他的军队必胜?”楚将问:“左师好像成竹在胸,有什么好计策?”鱼石回答说:“两军相对,帅在前还是在后,要见机行事。现在宋兵攻城,主将突出在前,冒着箭矢而驰骋,这是兵家的大忌呀!我有一条小计,如果照计行事,宋军成败,还很难说。” 原来鱼石是让部下放暗箭,射杀老佐,老佐正在军前督战,忽然飞来一箭,入胸五寸。不幸坠马身亡。宋军群龙无首,溃不成军,四散逃窜。 老佐眷属正处宋营军帐中,有侍女、十数家将、数十侍卫。忽闻老佐阵亡,又见溃军如潮涌来,众家将急忙驾车,保老夫人奔逃。且战且逃,至傍晚,追兵虽 鹿邑太清宫玄元殿(悬李鹏书匾“老子故里” 已不见,但老夫人身旁仅剩下两名侍女、一位驾车家将了。家将不敢稍停,披星戴月,摸黑前行,慌不择路,沿西南方向奔去。第二日天明时分,来到一个偏僻村庄,向村民问去宋都之路,均摇头说不知。家将只知应向西行,岂知早已偏南。一行四人绕小道,行程七日,仍不见宋都,却来到了陈国相邑(今河南鹿邑东)。正行之时,老夫人突觉腹中疼痛。原来老夫人已有七月身孕,老佐为践君前诺言,以必胜之心携眷出征。此时兵败,老夫人又有丧夫之悲,亡命他国,心中焦虑,身体疲劳,以至腹中胎动,疼痛难忍。侍女惊慌无措,家将忙停车于路旁,奔至村中寻一老妇前来。不过几刻时光,只听篷车之内响起“哇哇”哭声,一个早产男婴出世,这便是老佐之子——老子。老子降生,体弱而头大,眉宽而耳阔,目如深渊珠清澈,鼻含双梁中如辙。因其双耳长大,故起名为“聃”;因其出生于庚寅虎年(公元前571),亲邻们又呼之曰小狸儿,即“小老虎”之意。因江淮间人们把“猫”唤作“狸儿”,音同“李耳”。久而久之,老聃小名“狸儿”便成为大名“李耳”一代一代传下来了。 接生老妇见母子可怜,让一行五口住进自己家中。老丈以开药店为生,陈姓,人称陈老爹,所以都称老妇为陈妈妈。陈妈妈膝下无儿无女,为人厚道热情,让出三间西厢房,留老夫人一家居住。老夫人在危难之际,遇此善良之人,心中感激不尽;虽说战乱中颠沛流离,毕竟出于大户人家,随身携带细软尚够度日。加之家将常帮陈老爹营生,二位侍女料理家务,老幼五口,日子过得也还滋润。从此,宋国战将老佐的妻儿便在陈国住了下来。 2、聪颖少年 老聃自幼聪慧,静思好学,常缠着家将要听国家兴衰、战争成败、祭祀占卜、观星测象之事。老夫人望子成龙,请一精通殷商礼乐的商容老先生教授。商容通天文地理,博古今礼仪,深受老聃一家敬重。 一日,商容教授道:“天地之间人为贵,众人之中王为本。”老聃问道:“天为何物?”先生道:“天者,在上之清清者也。”老聃又问:“清清者又是何物?”先生道;“清清者,太空是也。”“太空之上,又是何物?”先生道:“太空之上,清之清者也。”“之上又是何物?”“清之清者之上,更为清清之清者也。”老聃又问。“清者穷尽处为何物?”先生道:“先贤未传,古籍未载,愚师不敢妄言。”夜晚,老聃以其疑惑问其母,母不能答;问家将,家将不能言。于是仰头观日月星辰,低首思天上之天为何物,彻夜不能寐。 又一日,商老先生教授道:“六合之中,天地人物存焉。天有天道,地有地理,人有人伦,物有物性、有天道,故日月星辰可行也;有地理,故山川江海可成也;有人伦,故尊卑长幼可分也。有物性,故长短坚脆可别也。”老聃问道:“日月星辰,何人推而行之?山川江海,何人造而成之?尊卑长幼,何人定而分之?长短坚脆,何人划而别之?”先生道:“皆神所为也。”老聃问道。“神何以可为也?”先生道:“神有变化之能。造物之功,故可为也。”老聃问:“神之能何由而来?神之功何时而备?”先生道:“先师未传,古籍未载,愚师不敢妄言。”夜晚,老聃以其疑惑问其母,母不能答。问家将,家将不能言。于是视物而思,触物而类,三日不知饭味。 又一日,商先生教授道:“君者,代天理世者也;民者,君之所御者也。君不行天意则废,民不顺君牧则罪,此乃治国之道也。”老聃问道:“民生非为君也,不顺君牧则其理可解。君生乃天之意也,君背天意是何道理?”先生道:“神遣君代天理世。君生则如将在外也;将在外则君命有所不受。君出世则天意有所不领。”老聃问道:“神有变化之能,造物之功,何以不造听命之君乎?”先生道:“先圣未传,古籍未载,愚师不敢妄言。”夜晚,老聃以其疑惑问其母,母不能答;问家将,家将不能言。于是求教相邑之士,踏遍相邑之土,遇雨不知湿,迎风不觉吹。 一日,商老先生教授道:“天下之事,和为贵。失和则交兵,交兵则相残,相残则两伤,两伤则有害而无益。故与人利则利己,与人祸则祸己。”老聃问道:“天下失和,百姓之大害也,君何以不治?”先生道:“民争,乃失小和也;失小和则得小祸,然而君可以治也。国争,乃失大和也;失大和则得大祸,大祸者,君之过也,何以自治?”老聃问:“君不可自治,神何以不治?”先生道:“先哲未传,古籍未载,愚师不敢妄言。”夜晚,老聃以其疑惑问其母,母不能答;问家将,家将不能言。于是,遍访相邑之士,遍读相邑之书,遇暑不知暑,遇寒不知寒。 3、入周求学 商老先生教授三年,来向老夫人辞行道:“老夫识浅,聃儿思敏,三年而老夫之学授?? 今来辞行,非老夫教授无终也,非聃儿学之不勤也。实乃老夫之学有尽。聃儿求之无穷,以有尽供无穷,不亦困乎?聃儿,志远图宏之童也;相邑,偏僻闭塞之地也。若欲剔璞而为玉,需入周都而求深造。 周都,典籍如海,贤士如云,天下之圣地也,非入其内而难以成大器。“老夫人闻听此言,心中犯难:一乃聃儿年方十三,宋都尚且难返,去周都岂不如登九天?二乃老氏只留此根,怎放心他孤身独行?正犹豫不知怎么回答,不料先生已猜知其为难处,忙说:“以实相告,老夫师兄为周太学博士,学识渊博,心胸旷达,爱才敬贤,以树人为生,以助贤为乐,以荐贤为任。家养神童数位,皆由民间选来。不要衣食供给,待之如亲生子女。 博士闻老夫言,知聃儿好学善思,聪慧超常,久愿一见。近日有家仆数人路经此地,特致书老夫,意欲带聃儿去周。此乃千载难逢之良机,务望珍惜!”老夫人听后,不禁悲喜交集。喜先生保荐,使聃儿有缘入周,登龙门有路;悲母子分别,何日能见?思至此,好似聃儿已在千里之外,不觉心酸难抑,潸然泪下。老聃扑人母亲怀中,泣言道:“母亲勿须伤心,聃儿决不负老师厚望,待我业成功就,定然早日来接母亲!”说罢,母子二人相抱而泣。 哭之良久,母子二人转而为喜,拜谢先生举荐之恩。三天后,全家与商老先生送老聃至五里之外。老聃一一跪拜,上马随博士家仆西行而去。老夫人遥望聃儿身影远去,方才郁郁入车,闷闷返回。” 老聃入周,拜见博士,入太学,天文、地理、人伦,无所不学,《诗》《书》《易》《历》《礼》《乐》无所不览,文物、典章、史书无所不习,三年而大有长进。博士又荐其入守藏室为吏。守藏室是周朝典籍收藏之所,集天下之文,收天下之书,汗牛充栋,无所不有。老聃处其中,如蛟龙游入大海,海阔凭龙跃;如雄鹰展翅蓝天,天高任鸟飞。老聃如饥似渴,博览泛观,渐臻佳境,通礼乐之源,明道德之旨,三年后又迁任守藏室史,名闻遐迩,声播海内。 4、孔子问礼 老聃居周日久,学问日深,声名日响。春秋时称学识渊博者为“子”,以示尊敬,因此,人们皆称老聃为“老子”。 公元前538年的一天,孔子对弟子南宫敬叔说:“周之守藏室史老聃,博古通今,知礼乐之源,明道德之要。今吾欲去周求教,汝愿同去否?”南宫敬叔欣然同意,随即报请鲁君。鲁君准行。遣一车二马一童一御,由南宫敬叔陪孔子前往。老子见孔丘千里迢迢而来,非常高兴,教授之后,又引孔丘访大夫苌弘。苌弘善乐,授孔丘乐律、乐理;引孔丘观祭神之典,考宣教之地,察庙会礼仪,使孔丘感叹不已,获益不浅。逗留数日。孔丘向老子辞行。老聃送至馆舍之外,赠言道:“吾闻之,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义者送人以言。吾不富不贵,无财以送汝;愿以数言相送。当今之世,聪明而深察者,其所以遇难而几至於死,在於好讥人之非也;善辩而通达者,其所以招祸而屡至於身,在於好扬人之恶也。为人之子,勿以己为高;为人之臣,勿以己为上,望汝切记。”孔丘顿首道:“弟子一定谨记在心!” 行至黄河之滨,见河水滔滔,浊浪翻滚,其势如万马奔腾,其声如虎吼雷鸣。孔丘伫立岸边,不觉叹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黄河之水奔腾不息,人之年华流逝不止,河水不知何处去,人生不知何处归?”闻孔丘此语,老子道:“人生天地之间,乃与天地一体也。天地,自然之物也;人生,亦自然之物;人有幼、少、壮、老之变化,犹如天地有春、夏、秋、冬之交替,有何悲乎?生於自然,死於自然,任其自然,则本性不乱;不任自然,奔忙於仁义之间,则本性羁绊。功名存於心,则焦虑之情生;利欲留於心,则烦恼之情增。”孔丘解释道:“吾乃忧大道不行,仁义不施,战乱不止,国乱不治也,故有人生短暂,不能有功于世、不能有为于民之感叹矣 ” 老子道:“天地无人推而自行,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此乃自然为之也,何劳人为乎?人之所以生、所以无、所以荣、所以辱,皆有自然之理、自然之道也。顺自然之理而趋,遵自然之道而行,国则自治,人则自正,何须津津于礼乐而倡仁义哉?津津于礼乐而倡仁义,则违人之本性远矣!犹如人击鼓寻求逃跑之人,击之愈响,则人逃跑得愈远矣!” 稍停片刻,老子手指浩浩黄河,对孔丘说:“汝何不学水之大德欤?”孔丘曰:“水有何德?”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此乃谦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则能为百谷王。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也;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坚。因其无有,故能入于无间,由此可知不言之教、无为之益也。”孔丘闻言,恍然大悟道:“先生此言,使我顿开茅塞也:众人处上,水独处下;众人处易,水独处险;众人处洁,水独处秽。所处尽人之所恶,夫谁与之争乎?此所以为上善也。”老子点头说:“汝可教也!汝可切记:与世无争,则天下无人能与之争,此乃效法水德也。水几於道:道无所不在,水无所不利,避高趋下,未尝有所逆,善处地也;空处湛静,深不可测。善为渊也;损而不竭,施不求报,善为仁也;圜必旋,方必折,塞必止,决必流,善守信也;洗涤群秽,平准高下,善治物也;以载则浮,以鉴则清,以攻则坚强莫能敌,善用能也;不舍昼夜,盈科后进,善待时也。故圣者随时而行,贤者应事而变;智者无为而治,达者顺天而生。汝此去后,应去骄气于言表,除志欲于容貌。否则,人未至而声已闻,体未至而风已动,张张扬扬,如虎行于大街,谁敢用你?”孔丘道:”先生之言,出自肺腑而入弟子之心脾,弟子受益匪浅,终生难忘。弟子将遵奉不怠,以谢先生之恩。”说完,告别老子,与南宫敬叔上车,依依不舍地向鲁国驶去。 回到鲁国,众弟子问道:“先生拜访老子,可得见乎?”孔子道:“见之!”弟子问。“老子何样?”孔子道:“鸟,我知它能飞;鱼,吾知它能游;兽,我知它能走。走者可用网缚之,游者可用钩钓之,飞者可用箭取之,至于龙,吾不知其何以?龙乘风云而上九天也!吾所见老子也,其犹龙乎?学识渊深而莫测,志趣高邈而难知;如蛇之随时屈伸,如龙之应时变化。老聃,真吾师也!’” 论养生经 话说老聃隐居宋国沛地,自耕而食,自织而衣。岂知其名,无足自行,慕其名者接踵而至,求问修道之方,学术之旨,处世之要,于是其弟子遍天下。 有个弟子名庚桑楚,深得老子之道,住在北部畏垒山上。住三年,畏垒之地民风大变:男耕而有粟可食,女织而有衣可穿,各尽其能,童叟无欺,百姓和睦,世间太平。众人欲推庚桑楚为君主。庚桑楚闻之,心中不悦,意欲迁居。弟子不解,庚桑楚道:“巨兽张口可以吞车,其势可谓强矣,然独步山林之外,则难免网罗之祸;巨鱼,张口可以吞舟,其力可谓大矣,然跃于海滩之上,则众蚁可以食之。故鸟不厌天高,兽不厌林密,鱼不厌海深,兔不厌洞多。天高,鸟可以飞矣;林密,兽可以隐矣;海深,鱼可以藏矣;洞多,兔可以逃矣。皆为保其身而全其生也。保身全生之人,宜敛形而藏影也,故不厌卑贱平庸、” 庚桑楚弟子中有一人,名南荣 ,年过三十,今日闻庚桑楚养生高论,欲求养生之道。庚桑楚道:“古人曰:土蜂不能孵青虫,越鸡不能孵鸿鹄,各有所能,各有所不能也。桑楚之才有限,不足以化汝,汝何不南去宋国沛地求教老聃先生?”南荣 闻言,辞别庚桑楚,顶风冒雪,行七日七夜而至老聃居舍。 南荣 拜见老聃,道:“弟子南荣 ,资质愚钝难化,特行七日七夜,来此求教圣人。”老聃道:“汝求何道?”“养生之道。”老聃曰:“养生之道,在神静心清。静神心清者,洗内心之污垢也。心中之垢,一为物欲,一为知求。去欲去求,则心中坦然;心中坦然,则动静自然。动静自然,则心中无所牵挂,于是乎当卧则卧,当起则起,当行则行,当止则止,外物不能扰其心。故学道之路,内外两除也;得道之人,内外两忘也。内者,心也;外者,物也。内外两除者,内去欲求,外除物诱也;内外两忘者,内忘欲求,外忘物诱也。由除至忘,则内外一体,皆归于自然,于是达于大道矣!如今,汝心中念念不忘学道,亦是欲求也。除去求道之欲,则心中自静;心中清静,则大道可修矣?蹦先?闻言,苦心求道之意顿消。如释重负,身心已变得清凉爽快、舒展旷达、平静淡泊。于是拜谢老聃道:“先生一席话,胜我十年修。如今荣 不请教大道,但愿受养生之经。” 老聃道:“养生之经,要在自然。动不知所向,止不知所为,随物卷曲,随波而流,动而与阳同德,静而与阳同波。其动若水,其静若镜,其应若响,此乃养生之经也。”南荣 问道。“此乃完美之境界乎?”老聃道:“非也。此乃清融己心,入于自然之始也。倘入完美境界,则与禽兽共居于地而不以为卑,与神仙共乐于天而不以为贵;行不标新立异,止不思虑计谋,动不劳心伤神;来而不知所求,往而不知所欲。”南荣 问道:“如此即至境乎?”老聃道。“未也。身立于天地之间,如同枯枝槁木;心居于形体之内,如同焦叶死灰。如此,则赤日炎炎而不觉热,冰雪皑皑而不知寒,剑戟不能伤,虎豹不能害。于是乎祸亦不至,福亦不来。祸福皆无,苦乐皆忘也。” 再授孔丘 话说孔丘与老聃相别,转眼便是十七八年,至五十一岁,仍未学得大道。闻老聃回归宋国沛地隐居,特携弟子拜访老子。 老子见孔丘来访,让于正房之中,问道:一别十数载,闻说你已成北方大贤才。此次光临,有何指教?”孔丘拜道:“弟子不才,虽精思勤习,然空游十数载,未入大道之门。故特来求教。”老子曰:“欲观大道,须先游心于物之初。天地之内,环宇之外。天地人物,日月山河,形性不同。所同者,皆顺自然而生灭也,皆随自然而行止也。知其不同,是见其表也;知其皆同,是知其本也。舍不同而观其同,则可游心于物之初也。物之初,混而为一,无形无性,无异也。”孔丘问:“观其同,有何乐哉?”老子道:“观其同,则齐万物也。齐物我也,齐是非也。故可视生死为昼夜,祸与福同,吉与凶等,无贵无贱,无荣无辱,心如古井,我行我素,自得其乐,何处而不乐哉?” 孔丘闻之,观己形体似无用物,察已荣名类同粪土。想己来世之前,有何形体?有何荣名?思己去世之后,有何肌肤?有何贵贱?于是乎求仁义、传礼仪之心顿消,如释重负,无忧无虑,悠闲自在。”老子接着说:“道深沉矣似海,高大矣似山,遍布环宇矣而无处不在,周流不息矣而无物不至,求之而不可得,论之而不可及也!道者,生育天地而不衰败、资助万物而不匮乏者也;天得之而高,地得之而厚,日月得之而行,四时得之而序,万物得之而形。”孔丘闻之,如腾云中,如潜海底,如入山林,如沁物体,天我合为一体,己皆万物,万物皆己,心旷而神怡,不禁赞叹道:“阔矣!广矣!无边无际!吾在世五十一载,只知仁义礼仪。岂知环宇如此空旷广大矣!好生畅快,再讲!再讲??老子见孔丘已入大道之门,侃侃而谈道:“圣人处世,遇事而不背,事迁而不守,顺物流转,任事自然。调和而顺应者,有德之人也;随势而顺应者,得道之人也。”孔丘闻之,若云飘动,随风而行;若水流转,就势而迁。喜道:“悠哉!闲哉!乘舟而漂于海,乘车而行于陆矣。进则同进,止则同止,何须以己之力而代舟车哉?君子性非异也,善假於物也!妙哉!妙哉!再讲!再讲??老子又道:“由宇宙本始观之,万物皆气化而成、气化而灭也。人之生也,气之聚也;人之死也,气之散也。人生于天地间,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矣。万物之生,蓬蓬勃勃,未有不由无而至于有者;众类繁衍,变化万千,未始不由有而归于无者也。物之生,由无化而为有也;物之死,由有又化而为无也。有,气聚而可见;无,气散而不可见。有亦是气。无亦是气,有无皆是气,故生死一气也。生者未有不死者,而人见生则喜,见死则悲,不亦怪乎?人之死也,犹如解形体之束缚,脱性情之裹挟,由暂宿之世界归于原本之境地。人远离原本,如游子远走他乡;人死乃回归原本,如游子回归故乡,故生不以为喜,死不以为悲。得道之人,视生死为一条,生为安乐,死为安息;视是非为同一,是亦不是,非亦不非;视贵贱为一体,贱亦不贱,贵亦不贵;视荣辱为等齐,荣亦不荣,辱亦不辱。何故哉?立于大道,观物根本,生死、是非、贵贱、荣辱,皆人为之价值观,亦瞬时变动之状态也。究其根本,同一而无别也。知此大道也,则顺其变动而不萦於心,日月交替,天地震动、风吼海啸、雷鸣电击而泰然处之 。” 孔丘闻之,觉已为鹊,飞于枝头;觉己为鱼,游于江湖:觉己为蜂,采蜜花丛;觉已为人,求道于老聃。不禁心旷神达,说:“吾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今五十一方知造化为何物矣!造我为鹊则顺鹊性而化,造我为鱼则顺鱼性而化,造我为蜂则顺蜂性而化,造我为人则顺人性而化。鹊、鱼、蜂、人不同,然顺自然本性变化却相同;顺本性而变化,即顺道而行也;立身于不同之中,游神于大同之境,则合于大道也。我日日求道,不知道即在吾身,!”言罢,起身辞别。

老子道德经第三章

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 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知不 敢弗为而已,则无不治。

在《道德经》中,老子认为水具有多种品德

上善若水.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居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矣.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老子道德经中形容人要方圆做事的句子

原文为:大气做人,小细做事。 【大气做人】 1、立身淳厚,抛弃虚华。 2、“谦下”:学江海为“百谷之王”。 3、上善若水。 4、曲则全,枉则正。 【小细作事】 1、成就事业必须从小事做起。 2、持之以恒,目标始终如一。 3、不自见、不自是、不自伐。 4、“贵身”:生命高于一切。

《老子修经基础篇》(四)——有无之用

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婴儿乎?精神与形体合二为一,能不分离吗?汇聚精气达到柔和的状态,能如婴儿般无欲无求嘛?冯友兰先生认为这里的“专气”就是“抟(tuan)气”,意思就是把形气与精气结聚到一起。在《管子·内业篇》中也提到:“抟气如神,万物备存”,大意是说“人如果能够将精气聚集在体内,那么他便可以拥有通晓世间无物的智慧”。因此这里的“专”与“抟”为同义,皆是指“聚集”之意。

上古哲学认为“一乃道,道乃一”,宇宙最初的形态便是从“一个质点”爆炸所形成,它的能量被无线地分离和扩散,最终形成了各类的生物和种群,人体也是如此,一个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精气灵魂是保留最完满的,尤其是在孩子天灵盖还砰砰直跳的时候,生命的灵气是高度凝练的,所有灵气都集中在天灵盖这一块,等到了头骨长实了,天灵盖合上了,灵气就开始往全身分解,又要供应四肢的活动,还又得为身体内部各器官补充能量,灵气也慢慢被消耗了,最终到死亡的那一刻,灵气也就消耗的差不多了,那些濒死之人会在最后之所以会出现回光返照,也是因为天门最后一股灵气全部释放了出来,这一股消耗完了,人也就再也没有什么能量维持生命了。

因此老子认为当一个人能够将“精神”与“形体”达到高度合一的状态时,这个人就能够将分散的灵气重新归集到天灵盖上,甚至于能够回到婴儿天门未开的状态,那个时候这个人的气将会变得非常柔顺,灵魂也会变得超然和洒脱。人作为灵长类最高级的一类,是“身”、“灵”、“魂”三者的统一,只有当此三者达到了一个平衡和谐的状态时,才能称得上真正意义上健康的人。

此章是老子整部《道德经》中有关养生的集大成之作,他提倡人应该学会“内守精气”以达到精神与身体的统一,其次也要具备“自然无为”的秉性,来顺应宇宙规律的运行,最后要达到“玄德”的最高境界,必须懂得“返璞归真”、“大道至简”的真理。

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牗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三十根木条集结在一个毂上,便形成了车轮,车轮中间空的地方,便是带动车轮运行的地方;将陶土揉和成陶器,陶器中间空的部分,便是陶器有用的地方;开凿门窗建造房屋,有了门窗四壁中间空的地方,才有了房屋的作用。

在老子看来,“有用”之物并不一定是“有形”之物,简单来说“有价值的东西并不一定是那些能够看得到摸得着的东西”,老子借用“车毂”、“陶器”和“房屋”作为意象来说明这个道理,来告诫那些痴迷于“物质财富”这些有形实体的芸芸众生,不要再被各种“相”所迷惑,执迷不悟地追求想要却又得不到的东西,应该转换思维去看待这个世界,当我们能够领悟到“无用之用”的时候,也便可以放下心中的执念,归于平凡和淳朴。

佛教常用“色”和“空”来意指“有形的实体”和“无形的虚空”,在佛教经典读物《心经》中便以此诠释了世间万物的本质形态,“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也就说万物“有形的实体”是构成宇宙“无形虚空”的来源,而宇宙“无形的虚空”也孕育了万物“有形的实体”,二者是互相拟合,互为因果的状态。因此其在下一句“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就非常好理解了,既然宇宙是一个如此大的“无形虚空”,那么构成这个“无形虚空”的“有形实体”,难道不也是“虚空”嘛。所以当我们能够领悟“空”的深意时,我们也就不会痴迷于“色”,也就能够“立地成佛”。

无论是道家学说的“有无”还是佛学的“色空”,本质上都在传达一个相似的理念,那就是一切事物都有它本身的价值存在,只是它的价值是相对而论的,当“花瓶”只用来作为装饰物时,那么它的价值就体现在花瓶外在的“有形色相”之上,而若“花瓶”用作“养花储水”,那么它的价值便体现在其“无形空虚”的内在容量之上。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缤纷的色彩使人眼花缭乱,嘈杂的音调使人听觉失灵,美味丰盛的食物令人味觉失灵,纵情狩猎使人心乱神迷,难得的财物令人心生杂念。

此章老子以“五色”、”五音”以及“五味”作为开章之句,形象地以“视觉”、“听觉”和“味觉”来切入主题,在老子看来,沉迷于声色犬马中的人,最终会丧失自己的心智,另外他们过度使用自己感觉器官,也会失去器官原有的功用,这种无节制的生活,是对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损伤。

所谓大象无形,深邃而又隐秘,当一个人执迷于眼前色彩斑斓的生活时,他的目光就会变得十分短浅,思考问题只会拘泥于现状,看不到全局和整体面貌,正如李煜《后庭花》所写“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当一个人、一个集体或者是一个国家沦陷在贪图享乐的意识形态之中,那么这种“心发狂”的状态,势必会蒙蔽前进的脚步,看不清自身的现状,最终将会自食其果。

“难得之货令人行妨”,类比于《道德经》第三章中“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依然是老子一贯倡导的“无为”思想,他认为当一个社会或者集体开始具有“高低贵贱”的标准时,那么随之就会带来标准体制下相应负面的东西,当社会都在推崇某一种资源的时候,那么该资源的分配必定存在着体制下的误差,在社会学中有这么一个定律,那就是“80%的该种资源掌握在20%的富人手里,而80%的穷人只能掌握该种资源的20%”,如果这是一个文明程度不高或者经济水平较落后的社会里,那么这种二八定律随之就会衍生出“马太效应”,使得“穷者越穷,富者越富”最后导致社会财富的两级分化。

纵观这三章,老子在第十章提到了“休养生息”时要“形气”与“精气”合二为一,达到“玄德”的境界,又在第十一章详细叙述了“有”和“无”之间的关系,重点强调了“无”也可以为我们所用,最后在第十二章告诫我们贪图享乐只会使我们的心智迷失,但求吃饱肚子而不追求声色犬马之娱。

老子《道德经》:第六章详解,原文及译文!

原文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今译

虚空的变化时永不停竭的,这就是微妙的母性。微妙的母性之门,是天地的根源。它连绵不绝地永存着,作用无穷无尽。

注释

谷神不死:“谷”,形容虚空。“神”,形容不测的变化。“不死”,喻变化的不停竭。

玄牝:微妙的母性,指天地万物总生产的地方。按这里用以形容“道”的不可思议的生殖力。“牝”,即是生殖,“道(谷神)”生殖天地万物,整个创生的过程却没有一丝行迹可寻,所以用“牝”来形容。“玄”,即幽深不测的意思。

绵绵若存:永续不绝。不勤:不劳倦、不穷竭。

引述

本章用简洁的文字描写形而上的实存之“道”:

(一)用“谷”来象征“道”体的“虚”状。用“神”来比喻“道”生万物的绵延不绝。

(二)“玄牝之门”、“ 天地根”,是说明“道”为产生天地万物的始源。

(三)“绵绵若存,用之不勤”,是形容“道”的功能,孕育万物而生生不息。

文章说明:内容参照陈鼓应《老子注译及评介》;

老子的道德经应该怎样读。是字字翻典还是混混沌沌,如饥似渴还是因机而知?

三个字道破宇宙真理,破解《道德经》三千年谜团。_关天茶舍_天涯论坛_天涯社区

【塾|读】帛书《老子》与《道德经》主要版本文字对比(第62章)

历史上《道德经》的版本加起来有几百种之多,其中文字与1972年出土的帛书《老子》多有不同,因此严重影响到后人的解读。

肖钢先生在《道论》?《德论》?帛书《老子》破译报告中为您逐章对比。

历史上流传最广的《道德经》版本是汉代河上公本和曹魏王弼本。

《老子》的原貌到底是怎样的?

1972年长沙马王堆出土的两部帛书《老子》与现存的版本都不同,而且经专家学者考证,两部书埋在地下的时间距出土时至少已有2130年,也就是说,这两部帛书《老子》的成书时间比《道德经》早很多。

下面给出帛书《老子》与《道德经》几种主要版本的对比,供读者参考:

帛书《老子》战国末年公元前476-221 河上公《道德经》西汉文帝刘恒公元前202-157 王弼《道德经》三国时代魏晋公元226-249 唐玄宗《道德经》唐朝公元755-762 严复《老子》清末-民国公元18541921
道者,万物之注也。 道者萬物之(也)。 道者万物之(也)。 道者万物之(也)。 道者万物之(也)。
善人之宝也,不善人之所保也。 善人之寶(也),不善人之所保(也)。 善人之宝(也),不善人之所保(也)。 善人之宝(也),不善人之所保(也)。 善人之宝(也),不善人之所保(也)。
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贺人。 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人。 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人。 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人。 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人。
人之不善也,何弃之有? 人之不善(也),何棄之有? 人之不善(也),何弃之有﹖ 人之不善(也),何弃之有﹖ 人之不善(也),何弃之有﹖
故立天子,置三卿,虽有拱之璧以先驷马,不若坐而进此。 故立天子,置三,雖有拱璧以先駟馬,不進此道 故立天子,置三,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进此道 故立天子,置三,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进此道 故立天子,置三,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进此道
古之所以贵此者,何也? 古之所以貴此者何(也)? 古之所以贵此者何(也)﹖ 古之所以贵此者何(也)﹖ 古之所以贵此者何(也)﹖
不谓求以得,有罪以免与。 日以求得,有罪以免 日求以得,有罪以免 日以求得,有罪以免 日以求得,有罪以免
故为天下贵。 故為天下貴。 故为天下贵。 故为天下贵。 故为天下贵。

展开剩余9%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归【老子私塾】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

更多与老子股经:破译老子道德经中的炒股绝招相关文章